深白色二人组歌手(费迪南) 第八章-次元十日谈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5-13 分类:全部文章

歌手(费迪南) 第八章-次元十日谈
这时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人走到了他们的桌边,他的皮肤苍白得近乎透明,微微卷曲的金发慵懒的搭在肩膀上,纤细瘦长的手指轻扣着琴弦,他轻声的问道:“大人,我可有幸在用餐时为您歌唱?”声音娇柔有如少女石田晴香。埃里克没好气地说道:“诸神在上,我可一点儿都不爱听娘们唱歌”他对歌手一向没有好感,无论多么悦耳的音乐在他耳朵里都和锯木头无异。他曾说过“我宁可听马儿嘶鸣,也不想听琴声和歌唱”在以前的一次家族宴会上,母亲苏珊娜邀请了拉罗地区最著名的歌手弥尔丝演出,他却捂着耳朵躲到马厩喂马。
费迪南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奈何跳错墙,为他面前的空酒杯斟满了夏日红葡萄酒:“不必在意,我乐意听您唱歌”,伊莉雅打小不能说话,对音乐的美却有着惊人的直觉天音校讯通,与其说他自己想听,倒不如说是为了抚慰伊莉雅。歌手受宠若惊的说:“愿新神保佑您,好心的大人”说完,他将橡木杯中的夏日红一饮而尽,向伊莉雅欠身道:“尊贵的夫人,您想听什么歌儿呢?”费迪南和伊莉雅一齐愣住了,伊莉雅低下头,左手手指紧紧捏着右手王雪娥,费迪南反应过来,顿时哭笑不得:“我想你搞错了,我和她是一对兄妹”歌手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捂嘴轻轻地笑道:“是吗?大人,那我向您道歉”他碧绿的眸子里盛满笑意,仿佛夏日繁叶舒展,他右手轻柔抚过琴弦,弹奏出如秋夜般忧伤的音符:“让我为这位美丽的小姐,唱一首红月吧”他清了清嗓子,开始歌唱:“红色明月挂在银色湖面之上,火热炭火温暖了冰冷的美酒,深夜的松树林,新的一天依然沉睡,繁星在夜空高悬,远方的客人不请而来,暗影在月色下交叠,私语如利剑杀人,权杖在圣火中熊熊燃烧,蓝白相间的旗帜飘扬,长夜漫漫,永不结束”他的声音如海妖般妩媚华丽,大厅中的客人都屏住呼吸,蕾妮斯梅沉醉在歌声里,只有壁炉的火焰不时发出噼啪声,费迪南仿佛闻到了雪夜中寒冷清冽的空气。一曲唱毕,掌声如潮水般在大厅里涌动瑞昌人才网,有人吹着粗野的口哨,叫嚷道:“妞儿,你唱歌比你的脸蛋还要漂亮得多啊”,一个穿着白色绫罗,身材臃肿的中年贵族对他身边的仆人低语了几句,他肥大的下巴不停地抖动雄途全文阅读,搽了油的黄胡子亮如真金,眼细脸窄的矮个仆人迈着短小的腿,一溜小跑到歌手身边,居高临下地说道:“菲尔德大人想邀请你去布莱恩堡小住三月”他伸出右手想去抓住歌手,歌手却如蛇般灵活地躲开,仆人忽然感觉到如毒蛇噬心般的疼痛,他发现右手食指齐根断掉,血水从断处喷涌而出,伊莉雅归剑入鞘,除了费迪南,没人知道伊莉雅刚才做了什么。
中年贵族圆滚滚的饼脸上,一双苍白的小眼睛害怕地四下转动,他肥胖的手指不自在地捻着绸缎衣领,额头落下岑岑汗水,他在仆人的扶持下站起身,鼓起气势怒骂:“是哪个狗娘养的,弄伤了我的狗?”费迪南忽然听到旅馆门口如雷鸣般的敲击声,一群身穿白银铠甲兽血沸腾后传,披挂纯白披风的骑士鱼贯而入,中间簇拥着一位英俊贵气的少年,他笑声说道:“是老子我”,他的眸色湛蓝如海,金色的长发如流苏般倾泻至淡金色肩甲,猩红的披风在身后随风飘荡,更显英武隐婚市长。他注视着歌手,嘴角勾起一丝难以名状的笑意,踏前一步,在大庭广众之下,屈膝下跪,亲吻歌手纤细白皙的手背:“好艾伦,跟我走罢,我这次绝不会辜负你,我这次一定会说服我父亲”中百商务网,艾伦抽出手,冷酷而决绝:“瑞克曼帝国的安娜公主美貌智慧鄂皆豪,才德兼备,殿下与她结为夫妻岂不般配?况且我早有恋人,您又何苦痴缠不休?”她声音犹如冰湖碎裂,神情冷冽如霜。少年缓缓起身,表情由狂热转至懊悔,最后变成冷厉:“你的恋人是谁?我为何不知道?”他声音冷硬如刀,艾伦轻咬下唇:“不劳烦殿下操心了,深白色二人组诸神在上,愿新神佑您与安娜公主婚姻永固。”少年忽然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他指了指刚才想要将艾伦买回城堡的中年贵族:“他刚才是不是想要把你买回家?”艾伦低语道:“殿下,乱世人命如草,在下不过穷苦的吟游歌手释证严,只要有钱,便能买我的命”,少年声音冷如冰箭:“你的命只有我能买”,他挥了挥手,一个银甲骑士走到中年贵族身边,肥胖的头颅如圆球一样滚落在地板上,壮硕的无头尸体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轰鸣,大厅的众人喧哗如浪,恐慌在人群中蔓延,尿骚味忽然充斥在空气中,费迪南瞧见一个披着褐色斗篷、体格粗壮的自由骑士面色苍白如纸,他的脚下积成了浅浅的水洼,有人想逃出去,却被围在大厅的银甲骑士斩断脚掌,那人在地板上痛苦的爬行,拖出一条断断续续的血痕台大五姬,少年抽出剑来,银剑如雪,转眼间结束了他的痛苦清鬼清妖。
尖叫声从费迪南身后传来,玛丽刚才一直在后屋热酒,眼前血腥的场景让她直欲呕吐。她跑到少年面前,慌忙地不停鞠躬:“大人,请不要在这里杀人,这间旅店是我死去丈夫留给我的,是他唯一的遗产,我不想让这间旅店变成屠宰场,我的儿子年轻不知事故,请原谅他的冒犯,求求您了!”玛丽声音带着哭腔,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埃里克的黑色眼瞳里闪烁着怒火,费迪南轻轻按住他的手,示意他冷静一世朝华。少年咯咯笑了起来:“夫人,你的丈夫是怎么死的啊?”玛丽略带骄傲地低语道:“为国而死”“哦,为哪国?”少年好奇地问,“圣埃蒂安帝国!大人,他是圣埃蒂安帝国安都拉将军麾下的战士,在七年前在蒙特利之战中为守城牺牲”玛丽回答。“哦~”少年拉长了音调,费迪南觉得少年的语气甚是诡异,少年笑道:“我便是圣埃蒂安帝国的里奇蒙王子,念在你的丈夫忠心为国的份上食人蛇鳄,我会赐予你丰厚的奖赏”,他伸手将艾伦拉近身边,艾伦意欲挣脱,却发现他手臂坚硬如铁,“我与你的儿子曾是一对恋人,但他却说他的母亲极其反对,若你同意的话,我会将吉尔亚的城堡、领土赐给你,并为你与拂晓神剑奥夫里做媒”里奇蒙手里把玩着一枚金光闪耀的钱币,任何人都能看得出陈修侃,那是质地精纯的黄金:“若你同意,这些钱币,应有尽有”玛丽心急如焚:“可是,可是,他是男人啊,他会和善良的女孩子结婚,然后生出可爱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会与您在一起呢,大人,请您好好考虑”。里奇蒙眨着眼睛,讥讽地说道:“可是你连你那可怜的儿子,爱着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玛丽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艾伦怀里抱着木头竖琴,沉默如石。里奇蒙又问:“那你是不同意咯?”玛丽迟疑地点点头,艾伦忽然发出一声惨叫,玛丽的躯体猛烈地颤抖,然后瘫倒在地,鲜血如红泉自伤口涌出。里奇蒙的喉咙发出哀伤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