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富均衡基金净值深爱不及暖伤所有章节免费阅读-哈尼丫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11-26 分类:全部文章

深爱不及暖伤所有章节免费阅读-哈尼丫

阅读所有章节请点击原文阅读第35章 意外袭来的真相
江临深其实并没有什么会议,只是秘书打电话给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当面汇报给他。
赶回办公室的时候,心烦意乱的他没好气的看着秘书,“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
秘书小心的把一叠纸放在他面前。
“上次那个新闻,的确是石小姐指使人发布的。”
江临深恼火的把那叠纸挥落在地,怒斥道,“我不是说了吗,终止那个调查我的黑道老婆!石沐谣她就要成我老婆了!你这么调查她不是给那帮人精一样的狗仔留把柄吗!你还嫌我不够烦是不是!”
秘书拧了拧眉杨诗雅,把资料一张张捡起,再次小心的摆在桌上,谨慎说道,“当时我是按照您的指令,停止调查了。可是之前早就沟通过的一个私家侦探拿到了一些信息给我,我也就没拒绝,我扫了几眼,本想着如果和石小姐无关就把这件事压住,不来烦您。谁知道,竟有了些关于石小姐的意外发现里欧万塔,所以……”
江临深闻言吴六剑,眉皱的更深,不由拿起那叠纸扫了几眼,同时说道,“简单说,快点!”
秘书松了口气,立刻说道,“三年前那个雨夜,伯母因放心不下苏小姐跑出去寻找她的路上发生的那场惨烈的车祸,很可能不是意外。死在那场车祸里的那个酒驾的肇事司机,正是石小姐的亲伯父。”
“什么?”江临深大为意外。
那场车祸当年被他查了个底朝天,丝毫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神田留美,他只能痛心的遗憾母亲所遭遇的不幸。而当时他除了母亲去世,还遭受着事业重创,石沐谣又坠江身亡,苏暖不知所踪,他几乎被一连串的打击击垮。除了破釜沉舟全部身心都放在事业上,他再也没有任何念头,甚至可以说,除了对苏暖的痛恨支撑着他逼迫他冲顶人上之人以便日后给她颜色,他几乎是生无可恋。
秘书继续道,“这个私家侦探也是在帮忙调查这次的新闻时,无意间听见醉酒的石小姐父亲和一个女人发生口角争执时,多留心听了一耳朵,结果出于职业敏感逮到了不少关键信息,他便寻迹查了查石小姐的父亲,才知道他竟然是您未来岳丈,于是就来了兴趣,继续查了下去……”
秘书观察着江临深的脸色,又道,“那侦探私下里找到那个女人烈火女警花,给了她十万块钱小妮子作品集,才得知真相,原来那车祸是已经得了肺癌的石小姐伯父心甘情愿去撞人并同归于尽,条件就是要用他的死换来石小姐父亲对他老婆孩子的照顾,并要保证让他们一生富足。崔景富所以,伯母的那场意外,其实是蓄意谋杀,主谋是石小姐的父亲。”
江临深脸色铁寒,一言不发的盯着手中的资料……
“具体石小姐父亲是什么动机,和伯母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个……查不出来,因为伯母只是认识石小姐而已,当时您和石小姐只是刚确认关系,伯母根本都没见过她的父母,谈不上任何交集。”
秘书把最后一页纸展开,递到江临深眼前,“而且,我特意想办法做了这份DNA鉴定叶阐,结果让我十分意外,因为石小姐的父母根本不是她的养父母,而是百分之百的亲生父母!”
秘书看着江临深额上的青筋,轻声说道,“还有更关键的一点……”
第18章 他后悔了!
参加松城黄崖口地下赛车的全是些要钱不要命的主儿,每年都会有人死于惨烈的事故葬身山崖,但它背后因为有霍老虎的关系,这么多年来相关部门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放任着阿潼作品集。
但他万万没想到三年前苏暖会去那跑赛车……
那个小白脸肯定就是温琰了……
温琰,流产,两千万……
原来刚刚她和石沐谣的对话是这么回事……
很多年前他就听苏暖提起过,温琰的理想是有朝一日自己开一家诊所,想必她不要命的去赛车,就是为了给温琰凑诊所钱?可当时是她正牌未婚夫的他,正是求爷爷告奶奶却怎么都求不来钱的时候……
真的很讽刺,他手把手教会她赛车,她却置他不顾,反为别的男人去不要命的赛车赚钱……而她逃了三年,也并不是他自以为的愧对他无颜见他,而是为了温琰得罪了霍老虎的人,害怕被抓到……
气血上涌,江临深的指节捏的吱吱作响。
他松开那个男人,缓缓起身,眯眸看向正踉踉跄跄渐行渐远的苏暖……
他不想再放了这个女人,他后悔了!
因为追客小说网,他恨不得用最残酷的方式亲手把这个背叛了他的女人活活折磨死,才足够发泄他心头的不甘和愤怒……
半晌,江临深凉凉开口,声音略哑,添富均衡基金净值“她欠你的,我替她结算,过几天派你的人来找我取支票,你们的恩怨就算两清。”
那男人一听一骨碌起身,咧嘴一笑,“看来江总对这贱货……不小林星兰,这女人天武乾坤,真是情深义重啊!”他边说边瞟了一眼苏暖的背影,语气暧昧,“也难怪江总放不下,这妞儿的确极品,想必吃起来定是让人销魂难忘,也就不计较她阅人无数了,哈哈……”
江临深懒得再和他多说,径自走了出去茱倩。
大步流星的他离苏暖越来越近,心却越来越冷玉素利。
如果可以,他宁愿今晚不曾出现在这里,不曾听见那些让他全然崩溃的消息官风宝气。他甚至觉得今晚的自己可笑的让他自己都瞧不起,更别说是刚才那些围观看他笑话的人。
当石沐谣穿着他的衬衫,羞涩的站在他身前的时候,他从浴缸里跨步而出,再一次迫不及待的想把她揉入身体里,正式用身体的形式确认他和石沐谣的关系。
可他刚刚有了感觉,电话却开始疯狂的响。他担心是公司有急事,急忙接起,却听说在城南有名的地下黑窝里有个马上要被拍卖玩弄的女人说是他的女人……
苏暖,他脑子里一下子就亮起她那张倔强的脸……除了她,没有任何女人敢说自己是他的女人!
明明恨透了那个虚伪阴暗的女人,也明明说过此后她的死活和他无关,可放了电话本想不管那个女人闲事的他,却再也无心床事,满脑子都是她的凶险处境……
他终于忍不住对石沐谣谎称公司有事,不顾一切的飞车赶了过来,然后便在这个男人的口中听到了更令他锤心刺骨的真相……
他健步如飞,大手轻松扣住了苏暖的肩,不由分说的拖着她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被捉住的苏暖晃了晃身体,却未作半分挣扎,从始至终都闭着眼睛。
如果可以,她真的再也不想看见他那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