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医科大学研究生院沉冤昭雪!一趟顺风车,却开了整整十年……-TAXI文化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3-25 分类:全部文章

沉冤昭雪!一趟顺风车,却开了整整十年……-TAXI文化
案件回眸
王某搭车
当事人张高平回忆,2003年5月18号晚上9点左右,他和侄子张辉驾驶皖J-11260解放牌货车去上海。17岁的王某经别人介绍搭他们的顺风车去杭州。[2]
王某本来是到杭州西站,她姐夫来接她,我们一般到上海,都走绕城高速。就是一个小女孩,我不放心,我就叫我侄子把她送到杭州西站,结果到了杭州西站没人来接,对方又叫她自己再打的到钱江三桥一个某某地方,再与他联系,到那个立交桥让她下车了,我们就到上海去了。[2]
突然被抓
这之后,张高平和张辉驾驶货车进入了沪杭高速,前往上海。但几天后,二人却突然被警方抓捕。原来,2003年5月19号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接到报案,在杭州市西湖区一水沟里发现一具女尸,而这名女尸正是5月18号搭乘他们便车的女子王某。公安机关初步认定是当晚开车搭载被害人的张辉和张高平所为。[2]
酿成冤狱
后在公安侦查审讯中,张高平与张辉交代,当晚在货车驾驶座上对王某实施强奸致其死亡,并在路边抛尸。2004年4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半年后,2004年10月19日,浙江省高院终审改判张辉死缓、张高平有期徒刑15年。[2]
此后,狱中的张高平、张辉均坚称自己无罪。张高平称,杭州另一起杀人强奸案中的凶手勾海峰系此案嫌疑人。而张辉称,曾在狱中遭遇牢头狱霸袁连芳的暴力取证。[2]
但是蔡玥,这些判决,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有的是二人的供述。不过,张高平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交待”了,但是,在服刑期间,即便是有减刑的机会,他也坚持不认罪、不减刑,彭小盛坚持自己是清白的。[2]
张高平认为这么多年的经历,熬了10年都没有说过自己犯罪,说过一次给我减刑都不要,要我写个犯罪事实出来,不要说给我减刑,你把我放出去我也没法写。[2]
既然坚称无罪,那么当初张氏叔侄为什么还要做出有罪的供述的。张高平说,这些供述并不真实,因为在被羁押期间,他遭到了公安部门特别方式的询问。[2]
复审无罪
在监狱中,张高平发现了自己案件的若干疑点,经过他本人及家属的申诉,2012年2月27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立案复查陈礼燕。2013年3月26日的公开宣判认为,有新的证据证明,本案不能排除系他人作案的可能。最终认定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2]
真凶
杭州市公安局将“5·19”案被害人王某指甲内提取的DNA材料与警方的数据库比对,发现了令人震惊的结果:该DNA分型与2005年即被执行死刑的罪犯[3]勾海峰高度吻合。
10年后竟发现,可能的真凶已于2005年被枪决,叫勾海峰。
凶手勾海峰照片
高院回应
2013年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张辉、张高平强奸案再审公开宣判,认定原判定罪、适用法律错误,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至此,两名被告因发生在杭州的一起“强奸致死案”被错误羁押已近10年。浙江省公安厅官方微博“浙江公安”发布消息称:“这起错案的发生,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作为刑事诉讼活动中的一个环节,是有责任的,我们深感痛心,对当事人及家属深表歉意。浙江省公安厅已要求杭州市公安局配合有关部门,认真做好相关执法问题的调查,做到有错必纠,有责必查,绝不掩盖、绝不袒护。”
张高平叔侄走出监狱的第二天,浙江省高院回应称,该案侦查机关违法使用狱侦耳目袁连芳采用暴力、威胁等方法参与案件侦查,获取张辉有罪供述,同时又以袁连芳的证言作为证据,直接导致了这起冤案。并称根据DNA物证,不能排除勾海峰作案的可能。[4]
“今天你们是法官、检察官农家园林师,但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法官、检察官。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很有可能和我一样被冤枉,徘徊在死刑的边缘”。[2]
再度调查
2013年4月,浙江省政法委已成立调查组颜令宾,彻查聂海芬等该冤案侦查、起诉、审判等全部司法过程中的涉案人员。2003年杭州“5·19”奸杀案发生后,以聂海芬为首的杭州警方办案人员在没有物证和目击证人的情况下,温州医科大学研究生院通过“突审”张氏叔侄,获得了该案“无懈可击”的“铁证”。
此外,有确切证据显示,聂海芬不仅是该案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的审核把关者,而且,也是这起冤案的“真凶”犯下的另一起杀人案的侦办者何苏叶。[5]
赔偿情况
申请赔偿
2013年5月2日,张辉、张高平分别以再审改判无罪为由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两人共申请国家赔偿金266万元。其中,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12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0万元,律师费10万元,低价转让的解放牌大卡车赔偿15万元乡野痞医,扣押的两部三星牌手机赔偿1万元。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日立案。[6]
案件审查期间,张辉、张高平分别要求增加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并增加3万元的医疗费赔偿请求田智航。[6]
处理赔偿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听取了张辉、张高平的意见,依法进行审查后认为,张辉、张高平自2003年5月23日被刑事拘留,至2013年3月26日经再审改判无罪释放,共被限制人身自由3596日。[7]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之规定,决定分别支付张辉、张高平侵犯人身自由权赔偿金65.57306万元。[7]
同时姚可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综合考虑张辉、张高平被错误定罪量刑、刑罚执行和工作生活受到的影响等具体情况,决定分别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45万元。[7]
至于赔偿请求人张辉、张高平提出的律师费、医疗费、车辆转卖差价损失等其他赔偿请求,依法均不属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国家赔偿范围。[7]
2013年5月17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辉、张高平再审改判无罪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分别支付张辉、张高平国家赔偿金110.57306万元,共计221.14612万元人民币。[7]
不满赔偿
张高平不满赔偿金额称,十年冤案,回家房子都破败了叶泳湘,如今连房子都没得住。110多万能干什么杨智伟,买一套房子就没有了。
20日下午3点半,浙江法院网出现一则消息,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辉、张高平再审改判无罪作出国家赔偿决定,221.14612万元。记者第一时间致电张高平,对于是否获得了赔偿,张高平回答模棱两可,但可以肯定的是徐宏波,之前叔侄俩要求的赔偿比221万元更多,这样的结果出乎他意料。
[8]
未拿赔偿
2013年5月20日,浙江高院关于叔侄两人的赔偿新闻发布后,张高平再次被包围在聚光灯下。问及他和张辉有没有收到221万赔偿,张高平三缄其口,跟媒体多次打交道的他开起玩笑,“你们怎么比我知道的还快?我还不知道呢。 ”张辉私下告诉记者,这110万,他俩确实没拿到手。
有些事情,张高平讲得很明白,除了误工费和精神赔偿,他还提出低价转让解放牌大卡车的赔偿以及律师费,但浙江高院的赔偿中并不涉及这些。 “10年了,110万? 110万买套房子就没有了。 ”他说。
律师说法
10年光阴,221万赔偿是否合适?律师表示,对国家赔偿的金额并不感到意外,与自己按照法律规定所计算的结果大致不差。走国家赔偿程序,所有的账都明摆在那里,怎么定、怎么算刘清云,按照法律规定都是能算清楚的,“尽管221万多元的国家赔偿金不足以抚平冤狱10年给张高平、张辉叔侄两人带来的苦痛,但法不容情。 ”
该律师说,按照《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对赔偿请求人作出的赔偿项目,“主要限于俗称的‘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这两大块。这也是浙江高院未将张辉、张高平提出的律师费、医疗费、车辆转卖差价损失等项目纳入赔偿请求范围的主要原因。 ”他告诉记者,假如张高平、张辉对赔偿数额有异议,他们可以自期间届满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其上一级机关申请复议。倘若他们要求确认赔偿范围,而浙江省高院不予确认的话,他们还有权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关注TAXI文化,倾听你的诉说,以独道的思维解析行业改革.专注出租车行业诉讼,提供法律援助.在留言区或后台直接写下你客观真实的问题,专业团队为你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