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商标注册王家店15:倾城之约-王皮皮的客栈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2-02 分类:全部文章

王家店15:倾城之约-王皮皮的客栈

(图片来自网络)
世人结交须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古人诚不我欺。
01
天阴沉沉的,似要下雪,书肆里已多日无人光顾。
我罩了件水蓝色白狐狸毛内衬的披风,戴了雪帽,跟胡掌柜交代:“老爹,我出去一趟,午时不用等我用饭。”
胡老爹一再叮嘱我道:“仙仙,县老爷要赶下人出邓州,不可在外逗留太久。”
我点点头,便出了门。
这几日,胡安和胡瑞两兄弟去开封给他们的大哥胡祥祝寿;又听闻各个州县要来邓州取经,朱县令为博得好名声,将街头巷尾没有铺面的小商贩全部赶将出城,人人自危,铺面生意全无,胡老爹便很担心我。
我携着两本书,顺着小西关朝大西关走去。
平日里,这时候正是开集,卖枣糕的徐三叔挑着担子将将出门曹秋道,花胳膊刘四的铁匠铺子火正烧得旺旺的覃国卿,仆街三三两两在街头清扫……今日却颇为宁静,街头小贩似乎凭空消失,只是偶尔几个衙役骑马疾驰而过,马蹄扬起的尘土遮住了前头的景致。
我的未婚夫胡安,是邓州胡家的三公子,和二公子胡瑞分管着家里的生意洪荒元道,他的母亲和祖母颇欢喜一些雅致的玩意儿,我便时常在街头寻觅赵晗煎熬。
东大街的翠儿姑娘,寡妇失业,带着一个粉琢的娃儿,对这一行颇为熟识。她经常用柳条或失了颜色的花儿编织一些小东西逗弄娃娃,渐渐却做出了点小名气,五个总能卖出四个。
02
我将翠儿的活计篮子拿出来,挑拣了刚做成的小人儿和小动物,又将一两碎银用小荷包包了,递给他的孩子宝儿道:“宝儿买果果吃。”
翠儿连番推辞,道:“姐姐,哪里值得这许多?”
我笑了笑,她虽然穿戴整齐,布衫却不是时新花样的翠颜色,这驱赶贱民之举沈柏淳,实不知会持续到几时,大人罢了,孩子若短了银钱,却万万不可。
我对翠儿道:“别人家都没有这个心情编这小东西,你无事多帮我做几个,对我便是大大的好处。”翠儿这才勉强收下。
我从翠儿家出来,将将出巷口,对面突地熙熙攘攘,不一会儿,见四五个差役,将平日走街串巷的小贩儿四五人谭炜星,像赶鸭子一样朝城外驱赶,妇人和孩子的哭声掺杂其中。我叹了口气,实不想迎着这些人赶路,便走进了临街的茶馆海牛大大。
正在此刻,一顶翠绿顶棚的八宝香车徐徐而来,在茶馆前停住。随后莫小凤,跟着香车的小丫头去了翠儿家。不一会儿,丫头回来比佐野沙罗,那小车的主人似是跟我一样,不想此时赶路,扶着丫头的手下了车,走进茶馆。
这姑娘花容月貌,目光却不怒自威。她着一套大红羽缎的鹤氅,白色的皮毛在外滚出一圈,更衬得肌肤胜雪,面似桃花。小二哥迎上去。她道:“小二哥,给我把一壶碧螺春则个。”
远处传来吱吱呀呀地歌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那姑娘在歌声中迎着我的桌子冉冉而来。我见她将鹤氅除去,露出里面的布衫粉裙,便叹了口气。
那裙子,是价值连城的宋锦。
她看着我手中的书,对我福了一福,道:“仙仙姑娘?”
我含笑点头,站起来回礼道:“刘大掌柜。”
我若因为她身着宋锦猜出她是刘媚儿,她自然能猜出我是王仙仙。
03
刘媚儿缓缓将碧螺春倒入我的茶盅,道:“我那弟媳翠儿,生性愚钝。还道真的是自己手艺好,却不知姐姐一直在帮她度日。这个情分,奴家很感激。”
我正色道:“翠儿天性淳朴,才能将这自然之物做得圆熟。”
她笑了一笑,突道:“听闻前一段共享书铺便是仙仙姐姐的手笔。只是如今街头空无一人,这法子怕是不行了吧?”
我喝了口茶,未置可否。
我们曾在闹市四角摆上书册,只需半两银子,便可看取胡家所藏之书。然则此番朱县令着贱民离城,这四个角落便形同虚设。城内之人,多半不再出门,食市马市关闭大半,胡老爹长长叹息:“这倾城之祸,活活断送了书肆生路啊!”
刘媚儿忽道:“掌柜的,这茶水太浓了点,温州商标注册劳驾你再冲冲。”
那掌柜的颠颠小跑过来,刘媚儿却对着他笑道:“掌柜的,我姐妹俩在这里闲着无事,说书的先生也被赶将出城,你可有些话本供咱们玩乐?”
那掌柜道:“这个,这个。”
刘媚儿拿过我手边的《会真记》,干脆利落地丢给掌柜道:“你若没有,我便卖于你,只要20文。”
那掌柜的只将茶水倒于我们,却不开口。刘媚儿又道:“你若将这话本买下,便可借给咱们。自然也可借给其他喝茶的客官了。”
那掌柜真的放下茶盅,一叠声道:“姑娘说的在理,在理。”
刘媚儿转头对我道:“姐姐孤身一人在邓州,上无片瓦,又听闻胡三公子虽然极力争取,胡家太夫人却不同意二位的婚事。姐姐将才,若与妹子合作,自然不能让姐姐吃亏。”
我突得想起几个月前,胡安道:“初六是个好日子,仙仙,你嫁给我好吗。”此后却没了消息。
思索良久,我点了点头。
04
刘媚儿的计划很是简单,她道:“这时节,人可以不看书,却不能不穿衣。只需挑选一些轻松娱乐之书,置于绸缎庄,太太小姐看了,自然爱不释手。书肆空无一人,却有一种书人人皆需,那便是四书五经,这书一套2两银子,所买之人非富即贵。如今却将咱家一些绸缎摆上你家书铺,若有书生前来,自然顺便买了衣衫。”
我道:“很是冰点卡盟。这时节能少出门自然便少出门朱晨迪。”
回到书肆,我思索良久穷街乐队,对胡老爹道:“刘媚儿实乃经商天才,我决意与她合作。”
我着帮佣小成找来木匠,将偌大的书肆劈成两半。一半卖书,又单单拣选出适合妇人阅读的旦角话本,送与刘媚儿郑一嫂,只余下一些传奇话本和四书五经。另一半备作他用,刘媚儿便将自家独有的衣品送来不少,她见辟出来的地儿甚是宽大,很是欢喜。
胡掌柜对我大失所望,他道:“刘媚儿心术不正,你若真与绸缎庄合作,咱胡家也有。”
我道:“胡家没有宋锦啊!”
胡掌柜沉吟良久,似是下定了决心,又道:“三爷虽与你情投意合,但是老太太却从未点头同意这婚事。仙仙,你此举孟浪了赵怀安。”
我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抬头问胡掌柜:“老爹,若有陌生人赁下这半面书肆,你是租与不租?”
他道:“自然是租。”
我点点头:“那么,我月月付与老爹租金便是。”
胡老爹摇摇头走了。
除了在书肆里忙着,我得空便去街头搜寻一些好玩的物事。翠儿已编织了很多小人小物,我对她道:“你不如将那十二星宿、十二属相、十二种花花草草,薛俨排个序编将出来。”翠儿看着我欲言又止。
临出门前,她拉着我道:“刘媚儿虽与我为姑嫂,我却劝你不要轻易与她作伴。她心里眼里,只是有钱。”
人人都对我失望至极。只有胡瑞的娘子张好好传给我口信:“想做便做。”
05
5日之后,胡家书肆被分成两间铺子:除了胡家书肆,另一家叫“顺裕润发”的铺子也开张了。
刘媚儿的伙计来得最早,她与我签下契约,胡家书肆可以随意去她那里选取所需衣物,放于此处售卖,包括宋锦。
我将她所送物什仔细查看,只留下几匹宋锦,其他的便着伙计带回去。那伙计奇道:“姑娘,这偌大的店铺,不能只摆这些许布匹吧?”
我道:“自然不能啊!”
卯时刚过萧杨,人便陆续来了。最先来的竟是翠儿,我丢下刘媚儿的伙计去迎了她,打开“顺裕润发”的大门,对她道:“你且自己去择一个位置。”
——那半个书肆,灯火通明,桌几齐全,两边被我劈成十多个隔开的小间,中间一条路空了出来。从外头望去,便如一个漂亮的街市。
我指着刘媚儿的伙计道:“你且也去择一处吧。所有售卖之物,你们若自行管理,我们抽取一成;若着胡家书肆管理,我们便要得二分利。”
说话间,卖糖葫芦的李大叔,卖胭脂的张大娘,卖油盐酱醋的陈老大……便纷纷进来,赞叹不已。外头街道冷清,此地却温暖如春。
胡老爹不再责骂我,只是凑上来讨好道:“仙仙啊,这是大好事啊。邓州街头怨声载道,朱县令不胜其烦,你这是解了父母官的忧啊。不过,仙仙,你将这些小商贩汇聚此地,难道此地……便是个,商场?”
因着便利,我的“润发”商铺渐渐成了邓州人最爱去的地方,朱县令的确心意大悦,日日着仆街免费清扫。
06
几日之后,我与刘媚儿见过一面。
她却不提往日之事,只叹道:“姐姐瞒得我好紧,宋锦本是我独家所有。姐姐才轻轻一动,便分去一杯羹。”
我见她话虽如此,面色却还坦然,想是已然熟悉商场的尔虞我诈。便真心实意道谢:“媚儿,谢谢你当日提点。”
她当日与那茶馆掌柜卖出话本,令我有了“商城”之计,我固然感谢。
她又道:“你身无片瓦,却如何嫁入胡家。”却让我心里头一回彷徨。
我拿什么嫁人?我上无父母依靠,下无兄妹扶持,身世不明,前程全无。当日胡安曾让我嫁于他,却遭多方阻挠,一直未成。
如今,我若不嫁胡家又当如何?
我想起那10多张契约,张张都签有我王仙仙的大名,我固然想为翠儿等人提供避难之所,何尝不是为自己谋一处生路。
我用什么嫁于胡家?从此之后,我若不嫁,又何尝不可。
(本章完)
PS:之前曾经写过王仙仙与胡安的爱情,大家知道他们最终走到了一处。但是过程却并不详细姜斗丽。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了。
仍然要提示一下刚进来的朋友,“王家店”系列单独成章,每周末更新,你如果想看以前的可以去看目录,要是不想看,只看这一个也能看懂。与本章衔接的章节如下:
王家店故事4:朱二公子,你病了
王家店故事9:谁入了圈套
想看人物关系的看这个图,红线是本章内容:


王皮皮:不管是以前做记者,还是现在开公号霍云歌,听故事都是我不变的爱好。想倾诉不?来,我在“王皮皮的客栈(wangpipihuaer)”等你。